飛撲 /Taichi Single Whip

1995
雕塑
385×582.5×475.2cm(左),453×353×422
光復校區雲平行政大樓正前方廣場
光復校區

作品描述:
  太極作品﹝飛撲﹞是朱銘早期傳統寫實轉較抽象理念表現的代表作。秉持太極系列化繁為簡的風格,不拘泥於招式的表現,而大膽將招式丟開,放棄有形的姿態,注重傳達太極的精神。﹝飛撲﹞表現兩人對招,同時出手飛躍騰空,呈現攻勢,攻中有守,極具動感作品。在動中求平衡,呈現出來的氣勢與神韻,以及量塊與線條之間的造型美感,正是朱銘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
﹝飛撲﹞展現了朱銘對空間極致的詮釋,兩座雕像互相呼應;由內而外表達「大開大合」、「吞吐洪荒」的生命力,與成大人不斷在學術上切磋砥礪的精神不謀而合。
作品詮釋:
  雕刻家朱銘的《太極》系列的精神在於虛而納物,涵藏無限的生命躍動感,其創作的基本理念在動靜互生與剛柔並濟的追尋,以回歸根源性的生命本體為訴求。
  《太極》系列中的〈飛撲〉其原始材質為「樹幹木頭」,朱銘將整塊的木頭以宏偉的氣勢斧劈而開,雖然翻製成青銅,但木質纖維結構的痕跡,及呈現機具切割後所遺留的木質撕裂感,卻有跡可尋。朱銘採取近似幾何形的塊面刀法,簡化衣服,去除不必要的袖口、褲管、衣領等,僅出現必要性的最少線條;透過刀法,展現出刀子切入的方向與速度感。除以大刀斧劈,朱銘也運用小刀將形象之轉折處等細節加以潤飾,形構出張力十足的飛撲力道,且帶給觀眾強烈的視覺感受。
  〈飛撲〉巧妙表現兩人對招舞動時,輕巧的身影。朱銘同時捕捉兩人出手時飛躍騰空,以屈為態勢,以屈為伸張的轉折瞬間。整體作品富含蓄勢待發,充滿力量之感。〈飛撲〉保有凝定靜止狀態正面人物造像,靜止也是不斷動作中的短暫止歇,動中求平衡,呈現出攝人的氣勢以及量體與線條之間的造型美感。(蘇雯妏)
補充說明:
  除了以大刀斧劈外也運用小刀將形象之轉折處等細節加以潤飾,形構出張力十足之飛撲力道與觀眾強烈的視覺感受。材質是青銅,切割雕鑿後翻銅。雕塑作品的氣魄大小,不在於手法,而在於是否能調動一切雕塑表現手法作品介紹:有人認為工細的作品氣魄小,寫意的氣魄大,這其實是一種膚淺的看法,因為氣魄大小,不在於手法,而在於雕塑作品是否能調動一切雕塑表現手法,以一當十塑造出鮮明強烈的典型形象,是否能表現出深刻的思想,是否比現實更美。做什麼事情都要有目的性,不論工細與寫意,目的都是為了用更完美的形式,充分地、恰當地表現內容。為工細而工細就會流於自然主義,呆板、無生氣,也就無氣魄;為大刀闊斧而大刀闊斧,就會流於粗魯。本作品中除了以大刀斧劈外也運用小刀將形象之轉折處等細節加以潤飾,形構出張力十足之飛撲力道與觀眾強烈的視覺感受,真正作到「奔」。
相關連結:
  


《世代對話》朱銘雕塑「飛撲」、「十字手」進駐成大【檢索時間:2014/2/23】 http://artcenter.ncku.edu.tw/files/15-1021-54575,c6857-1.php 「雕塑」校園 成大集大成【檢索時間:2014/2/23】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5/today-south10.htm


朱銘 / Zhu, Ming/1938


朱銘 / Zhu, Ming
作者描述:
1938年朱銘誕生於台灣苗栗縣通霄鎮。本名為朱川泰,由於出生時父母親的歲數相加為92歲,故童年時小名「九二」。15歲時跟隨鎮上媽祖廟(慈惠宮)的雕刻師李金川學習雕刻及繪畫手藝,開啟雕刻生涯。在傳統工藝學習階段的學徒生涯中,朱銘白天雕刻晚上學畫。成名後朱銘不忘少年時期的這一位恩師,日後每當有媒體採訪他的藝術啟蒙及成功之路,朱銘總會提到,是李金川師傅為他打下好基礎。
經過傳統的3年4個月的學習出師後,朱銘先後在南庄、基隆、通霄等地擔任雕刻師傅,逐漸累積了雕刻的歷練。1961年朱銘迎娶同鎮女孩陳富美為妻,為愛侶雕塑的〈玩沙的女孩〉,為其日後知名作品之一。此時期的朱銘,除了雕刻工藝品的事業外,更有心尋找一條通往藝術創作的道路。因此期間朱銘開始嘗試以藝術類作品參加競賽,1966年作品〈相悅〉曾獲選台灣省第21屆全省美術展覽會雕塑部優選獎,隔年〈久別〉更獲台灣省第22屆全省美術展覽會雕塑部第3名。
30歲時,朱銘更決心敲開藝術的大門,毅然拜入了楊英風老師門下。自此朱銘從工藝雕刻正式踏入藝術創作領域,進入人生的轉捩點。楊英風重精神、重靈性的創作理念,深深地影響朱銘,楊氏教導朱銘「丟」的儉樸道理,丟去手上已臻精湛熟練的技法和留在腦海中的形式:拋開形式,擺脫寫實,保留神韻。在楊英風門下八年,朱銘逐步掌握了藝術生命的本質。並於1976年3月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的首次個展,朱銘一鳴驚人,各界佳評如潮,他創作的〈同心協力〉等充滿鄉土形象的作品,廣受台灣文化界重視及討論。《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一連五天以專文介紹,日後被視為1970年代台灣鄉土運動的重要象徵,更奠定他在藝壇的位置。這年朱銘更獲獎無數,5月榮獲中國文藝協會第十七屆文藝獎章,以表彰其在雕塑領域的傑出表現。緊接著9月再以「從事木刻研究極具創意」之由獲得第14屆十大傑出青年的榮銜。12月以〈同心協力〉、〈文聖〉、〈偉人〉、〈正義〉等木刻22件得到第2屆國家文藝獎的肯定。該年成為奠下朱銘邁入藝術殿堂的堅穩基石。
但是,朱銘卻並未停留於鄉土的造形,他又逐步發展出日後知名的「太極系列」(當時以「功夫」命名之)。這一新的創作嘗試,源自於楊英風的建議其學習太極拳,一方面可以健身,另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想啟發朱銘更進一步探索文化的精奧,來深化成熟朱銘自身的藝術層次。更由此學習太極的過程,讓朱銘體悟簡化了「形」,更得以增加「精神」的內涵。如此一來,朱銘作品有了精神性的面貌與內涵,更獨創出個人的雕塑風格。1977年,朱銘首次赴國外展出,地點是日本東京中央美術館,展出28件木雕的「太極」系列作品。此次展出贏得當地藝壇的高度評價。朝日新聞與產經新聞均已鮮有的篇幅報導來刊登朱銘作品的照片和簡介。
1980年代初期,朱銘已在台灣藝壇立足,然而,他並未以此自限,更開始了藝術生涯的另一個突破,醞釀思索一種生活化且具自由精神的創作主題,因此他在台灣時即嘗試雕刻了小型的人間系列作品。加上當時前往國際藝術重鎮紐約的契機,在這個藝術風氣自由奔放的國度中,讓朱銘更加肯定新作人間系列多元開放的性格特色。80-90年代是朱銘全面發展其藝術創作的時期,此時「太極系列」與「人間系列」並行發展。此時期,朱銘開始陸續將作品介紹至國際藝壇。此時朱銘的藝術足跡遍及台灣、新加坡、香港、英國、法國、日本等地,國際展出的成績豐碩。展覽之外,朱銘大型的戶外雕塑品,也陸續被裝置在國內外的公共空間,其中一個著名的案例是1989年朱銘在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的邀請下,為香港的中國銀行大樓新建物設置雕塑作品;為配合大樓的高聳氣勢,朱銘創作了一對太極系列作品〈又稱:和諧共處〉,其粗獷質樸的

作者得獎紀錄:
1966 台灣省第二十一屆全省美術展覽會 / 雕塑部優選獎
1967 台灣省第二十二屆全省美術展覽會 / 雕塑部第三名
1976 中國文藝協會 / 文藝獎章
1976 國際青年商會中華民國總會 / 中華民國十大傑出青年獎
1976 教育部國家文藝基金管理委員會 / 國家文藝獎
1998 香港霍英東基金會 / 霍英東獎
2000 朱銘美術館榮獲『第十四屆東京創新大賞海外賞』
2002 日本岐阜縣 / 圓空大賞
2003 榮獲天主教輔仁大學名譽藝術博士學位,台北
2004 獲頒九十三年行政院文化獎
2007 獲頒第18屆福岡亞洲文化獎藝術文化獎